中小企業綠色環保資訊網

中小企業綠色環保資訊網

  • 國際環保法規
  • 線上影音
  • 下載專區
  • 聯絡我們

最新消息標題

人類該如何告別水火不入的氟化物

一項研究對上海110位母親的母乳進行分析,發現樣品已經被兩種含量達到警戒水平的高氟化合物所污染。按照美國現有的健康諮詢標準,如果在飲用水中發現如此高的含量,就應該被劃為不安全級別了。但即便如此,專家們仍然建議母乳喂養,因為還是利大於弊的。

50多年來,西方一直生產這兩種化合物供自身和全球使用。在其毒性為人所了解之後,企業自發性的停止生產,這兩種化合物因此逐漸退出了消費品的舞台。

但是,它們的生產已經由西方轉移到那些缺乏環境保障的國家。在這些國家,氟化物工廠繼續將這兩種物質排放到河流、土地和海洋之中。如今,中國不僅仍生產著這兩種物質,而且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全氟辛酸銨 (PFOA) 排放國,以及全氟辛烷磺酸鹽 (PFOS) 的唯一生產國。

PFOAPFOS是全氟和多氟化合物 (PFAS) 家族中最著名的成員。這些高氟化合物的用途極廣,因為它們的碳氟鍵在自然條件下幾乎不會分裂。當這些碳氟鍵連接成鏈的時候,能夠在服裝、地毯和廚具上形成一層防水、防油的塗層,在遇水、極度高溫、長期暴晒的情況下也不會分解或褪色。這種特性也可以用來生產堅固的耐火產品,它們能夠經受甚至撲滅飛機上的高溫火焰。

但是,這種超群的耐久性既讓這些化合物用途廣泛,也讓其極具隱患。它們在環境中會存在數千年,長期影響我們和子孫後代。針對美國污染嚴重的社區的科學研究已經表明,PFOAPFOS污染與很多健康問題有關,包括睾丸癌、腎癌、高膽固醇、潰瘍性結腸炎、甲狀腺疾病和妊高症等。

我們從飲水和食物中攝取的微量PFOAPFOS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身體中積累,它們頑固地盤踞在血蛋白和關鍵器官中,即便少量的日常曝露也可能對健康產生深遠影響。

如今,研究者已經在98%的美國人血液內發現了高氟化合物。中國還沒有進行類似的研究,但在設有氟化物工廠的遼寧阜新進行的小規模研究表明,當地居民血液中的PFOA濃度已經與美國人相當。

鑑於PFOAPFOS的毒性和在生物體內積累的特性,美國國家環保局 (EPA) 制訂的飲用水建議上限為70ppt,這個濃度相當於在一個奧運會游泳池中滴入四小滴。2016年,超過600萬美國人的飲用水達不到這個標準。他們的水源普遍受到氟化物工廠和廢物處理場排放、以及氟化耐火產品使用的污染。

美國的氟化物污染治理成本很高。例如,美國空軍花費1.37億美元對軍事基地的氟化耐火製品污染進行調查,而對這些地方的全面污染補救費用還要高得多。一家化工廠對俄亥俄河谷的污染則引發了3500多起訴訟,總賠付金額高達6.7億美元。受影響社區購進活性炭過濾系統來保證飲用水安全,這種暫時性解決辦法花掉了他們數百萬美元。

經過數十年的生產後,美國最大的生產商在2000年同意逐漸停止PFOS的生產。此後不久,其他主要氟化物生產商也加入了 PFOA消減計劃,同意在2010年之前將PFOA工廠排放和產品含量消減95%,並於2015年完全停產。

1999年到2014年,美國人血液中的PFOS濃度降低了84%,上述行動功不可沒。中國減少這兩種氟化物使用的行動才剛剛開始。2017年,世界銀行批准撥款2400萬美元用來支持中國消減PFOS的行動。

來自44個國家的252位科學家在《馬德里聲明》中呼籲減少PFAs的使用,並開發安全的無氟替代產品。他們還提出了一個必不可少的三位一體方法:一是落實減少工廠氟化物排放的安全保障措施;二是在適當的時候減少氟化物使用;三是開發更安全的無氟替代品。

 

資料來源: Chinadialogue (2017-08-21) (PIDC 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