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業綠色環保資訊網

中小企業綠色環保資訊網

  • 國際環保法規
  • 線上影音
  • 下載專區
  • 聯絡我們

最新消息標題

聯合國報告顯示,貧困國家在應對氣候風險時需額外支付620億美元

 

聯合國環境署的一份新的研究顯示,由於易受氣候變化的影響,世界上最貧困的一些國家面臨著更加高昂的借款成本。 

上述研究結果揭露了一種不正常的現象:最需要資金來保護自己免受氣候變化的深重影響的國家,同時也是借款成本最高的國家。這個現象會讓《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完全落空,而簽署該協定的195個國家曾承諾利用資本市場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幫助。

“脆弱二十國集團(V20)論壇成立於2015年,在時間上早於“巴黎氣候談判”。該集團根據各國受氣候變化影響的脆弱程度對他們進行排序,以此來表明哪些國家最需要資金。然而,最近的這份研究顯示,這些國家同樣也是借貸成本最高的國家。

 雖然各國央行已經行動起來,為了完成《巴黎協定》的目標籌措了大筆綠色融資,但仍需進一步加快行動的步伐。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資料顯示,為了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發展中國家每年面臨著2.5萬億的融資缺口。大多數估計認為,綠色”基礎設施投資每年就需要6萬億美元。

 聯合國與倫敦帝國學院和倫敦大學亞非學院(SOAS)合作完成的這項研究首次考察了世界各國所面臨的氣候風險與其借貸成本之間的關係。

 該研究分析了48個國家的債券利息水準及其他一些金融資料,其中還對孟加拉、巴貝多、瓜地馬拉、肯亞、越南等國的情況進行了案例分析。“氣候脆弱國家”參照的是易受氣候影響脆弱國家論壇”(Climate Vulnerable Forum2015年達成的“哥斯大黎加行動計畫”中的分組。

該研究發現,“氣候脆弱國家”需要額外支付620億美元的資本成本,預計未來十年這一負擔還會翻一番 

這給目前面臨著經濟挑戰的貧困國家帶來了負面的影響,破壞了他們構建氣候適應型經濟的能力,使他們陷入氣候損失與債務這個棘手的惡性循環當中。 

“這些國家遭受著雙重的打擊。由於易受氣候變化的影響,他們已經遭受了直接的經濟損失,而資本成本又讓他們承受著額外的財務負擔,增加了他們氣候適應性投資的成本。這是個問題,” 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經濟系主任烏利齊·沃爾茲說道。

“每支付一塊錢的氣候變化成本就相當於醫療衛生、教育、或基礎設施建設等領域的投入又少了一塊錢,” 倫敦帝國學院的研究員鮑勃·布林說道。

這項研究在IMF所作的經濟增長預期的基礎上計算得出,氣候脆弱導致負債成本增加了1.17%,而較好的“社會成熟度”(指福利、教育、政治穩定性等方面的投資)能夠使負債成本降低0.57%

報告總結說,信用評級機構在進行主權評級時必須更好地將氣候風險納入考量,同時各國應加大“社會成熟度”的投入。報告敦促加強金融市場、國家、民間團體組織之間的合作,引導投資進入那些有助於構建氣候彈性和適應性的專案。

真正的問題在於市場的投資策略仍然是短期策略。 

“高度流動的市場都是徹頭徹尾的短期市場,根本沒有安全性可言。需要對金融市場的結構加以完善,首先要從基於情境的披露著手開展工作,”聯合國環境署可持續金融專案聯席主管西蒙•紮德克說道。

 “這個問題被悄無聲息地掩蓋起來了。去年的加勒比颶風就很能說明問題。由於債務成本極高,風暴過後,當地根本無法展開重建工作,更不用說更換基礎設施了。對相關政策加以修正很有必要,” 紮德克說道。

對氣候脆弱國家所承受的額外成本進行量化會對“損失與損害”的討論產生影響。2017年在德國波恩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上,這個問題成為了氣候談判的一個爭論焦點。 

“損失與損害”是指發達國家承諾支付給深受氣候變化影響的發展中國家的款項,因為發達國家需要對排放到大氣中的絕大部分溫室氣體承擔責任。

 聯合國氣候談判目前還沒有認識到氣候變化的“次生效應”。而在即將於今年11月份在波蘭召開的氣候談判上,這個狀況可能會有所改觀。

 氣候風險是投資者規劃投資組合時首先要考慮的問題,”滙豐銀行可持續發展金融中心總經理佐伊·奈特說道。

“我們目前所作的工作很關鍵,能夠讓更多的市場參與者更準確地計算氣候脆弱國家未來的風險狀況,而不是只著眼於當下。”

 發達國家碳交易市場的定價機制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探索領域,因為它能夠轉移發展中國家面對的更高的資本成本,並且重新調整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她補充道。

資本市場持續失靈,無法對長期威脅作出明確的研判有可能會危及我們保護自身免受氣候變化影響的能力。

 

資料來源:chinadialogue.org (2018/07/10)